偎灶

In me a tiger sniffs the rose.

©偎灶
Powered by LOFTER

【团兵】孑然一身(人鱼利视角/BE)

我醒的时候,正浮在水面上。很奇怪,没有太阳和云,没有星星和月,没有雨和雾,光是从哪里来的?我潜下去,没看到深蓝的海底,只有白沙。我想起来了-我被人类抓获了。
我在一个大的透明晶石缸里,顶上没有封死,却有细细密密的铁丝网。铁会灼伤人鱼的。
我沉到水底,头朝下,让尾巴浮在上面。我侧脸看到细细的白沙,像月光一样的颜色。
我想起来母亲死之前说过,人鱼被人类活捉,只有两种结果,要么被捆缚取泪,要么被当成美丽的摆设。
嘁......我,美么?

不久,门开了。几个仆人毕恭毕敬地迎进一个金发的青年,然后退下。我可能知道我扮演的角色了。被用来讨好这猪猡的玩物。
真是看走眼了,抓到我
那个青年慢慢向我走过来,把手贴在缸壁上。我轻巧地翻回来,直视他的眼睛。这人的眼睛真好看,蓝的像海一样。

我想到海,再看这狭小的缸,浅浅的水,除了我,没有任何生灵。多少年过去,我又找到了这种感觉。这里,我孑然一身,孑然一身!
我又看他。年轻人,何必再看?我只是长了鱼尾,就要被囚禁在水里。

这被囚禁在四方鱼缸里的屈辱。。。
他问我,“你能听懂我的话吗”
我点点头
“我的名字叫Ervin,你的呢?”
名字?我都快忘了。几百年没上岸了吧
【Levi】我眨眨眼,应该是这个名字
啧,看着他迷惑的样子,我才想起来,这是人,他听不到的。
“你的口型,我没看清,能再说一遍吗”
【Levi】我靠到缸壁上,手贴紧他的手印。
他垂下头,睫毛投出两道好看的影子。他轻声默念了几遍,问我,“是,Levi么”
我点点头。他把这个名字。。。读的真好听

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说他的故事,我自顾自的在缸里沉浮,偶尔看看他的眼睛,点点头告诉他我在听。
我听到他说“Levi,你的眼睛真好看”
【你也是,Ervin】
我故意放得很轻,他一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。
离开海,我像无根的海草漂在水里,游荡无风。
没有海风吹拂,人鱼吟唱的夜啊
我吟唱人鱼的曲子,却唱出海妖的旋律

日复一日,我在缸中游曳,看着Ervin逐渐成熟,成为家族首领。他还是经常和我说话,不管我有没有在听。其实我都记住他在说什么,只是不想回答。他有几次提到让我回到海,却转身忘却。
这个男人啊
我感到自己久久得不到锻炼的身体变得逐渐无力,每天只听到人语,我就快找不到歌谣的旋律。
如此孤独,孑然一身,渴望陪伴

【你怎么一直在发呆】
【没事】
【别告诉我你还在记挂那个人类】
【才不是】
可能是还有一点怜悯心,在他即将订婚之前,他派人把我送回海里。我再也没见过Ervin,不管是活的是死的
回到深海,我找回了自己,却再回不到心迷失之处
我浮上海面,遥望那个几个世纪下来仍灯火辉煌的城堡
我还记得他的名字,Ervin,还有他太阳般耀眼的金发,海一样深邃的眼
我在这世上,孑然一身
END

 

评论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