偎灶

In me a tiger sniffs the rose.

©偎灶
Powered by LOFTER

【原创】If I stay(异世界龙骑士梗)19

即使不愿意,利威尔还是带着三个人钻进了年久失修的低矮的地道里。这条地道通往地下街,以前是欠了赌债的赌徒从地下街逃亡的便捷通道,利威尔当年就是从这里开始逃亡的。但是,它还是存在问题的,比如,它太矮了。
除了利威尔,其他三个人都要弓着腰前行,尤其是蹭了满头土的埃尔德,屈膝猫腰,好几次险些摔倒。
“你要是摔了,地道就塌了”利威尔没好气的说,“然后你们就可以和我一起死了”地道里的浮尘让他心烦,几欲暴走。
差不多像这样走了一个小时,终于隐隐约约看到了灯光。利威尔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伏下身,打开意识感应,后面几个人也见状趴伏下身,打开意识开始感应周围。把他们吓了一跳的是,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生命光电。
“蟑螂老鼠,没事”利威尔厌恶的咂咂嘴,慢慢爬出去,掸掸袍子,戴上兜帽。
【出来以后把兜帽戴上】
等最后一个埃尔德爬出来的时候,看到利威尔放下一断衣袍,过长的袍子拖在地上。利威尔低下头默念空气,然后身体平稳地浮起,撑起袍子。他满意的环视一圈,扯了扯兜帽,把脸埋在阴影里,头也不回,“走吧”

奥鲁多看着利威尔无中生升有的十几厘米身高,很不厚道的闷笑一声,再一看,旁边两个人也都是这种便秘的表情。
地下街旁边时常看到瘫在下水道边的醉鬼和一脸痞气的青年,不过看着利威尔一行人看起来就不菲的衣饰和不凡的气质,没人来找茬,也算是一路畅通。
【旧都的地下街居然是这副模样】衮达还是有点不可思议,余光不住的瞥向道边。
【帝国管不了地下街,只要地下街不惹大事,不会管出手。这样能好到哪里去?】
走着,利威尔突然急喊了一声【换脸】就切断了意念。
几个人一惊,也切断了意念,心里默念肌肉移位,把头放得更低了些。
几乎是同时,街角处走出一队黑色铠甲的帝国士兵,领头人一个手势,士兵就冲过来把他们围住。
“总督大人命令过各家族近期撒手一切地下街事物,你们是哪个家族的?居然明知故犯!”
利威尔翻了个白眼,心里大骂一声我了个大槽,埃尔文你情报网吃翔去了;一边想着对策。
旧都的最大势力,不出意外,还是,阿克曼家族。
又骂了一声槽,利威尔回答“阿克曼大人让我们来。大人的命令不可违背。”他刻意改了音调,以防人们总是记住那些不该记住的细节。
果然,领头人噤了声,半晌,冲着他们叫“把兜帽摘下来!还有,大人的信物给我看!”
几个人摘了兜帽,利威尔的脸被刻意改出一道疤,从左边太阳穴直到下巴,下巴长出些许胡茬,脸型也看起来长了些,和原来天差地别。后面三个人也都变了很多,活脱脱就是几个打手。
“阿克曼大人从来不留信物”利威尔稍事一想,回答他。
利威尔在赌,赌他没勇气挑战阿克曼家族的权威。
“把他们抓起来!”突然在背后想响起的尖利而熟悉的声音,让利威尔心下一慌,转过身,鬼魂带着亲卫队赶来了。
“利威尔,好久不见”鬼魂没有表情,“居然都不来看我啊”
“你算什么东西,凯尼!”利威尔咬牙切齿地咒骂一声,拔刀冲过去。
利威尔班的三个人也拔刀准备作战。如果没有看错,刚才利威尔做了一个“被俘虏,命令”的手势。那么他们只要反抗一下,就可以输了。
夜幕中,地下街空寂的街道上没有人声,只听到冷兵器相互碰撞发出的声音。巨大的黑龙张开双翼,静默地盘旋在空中。
利威尔,我等你很久了。


评论
热度(2)